<tbody id="8f9kc"><pre id="8f9kc"></pre></tbody>

    1. <tbody id="8f9kc"></tbody><dd id="8f9kc"><noscript id="8f9kc"></noscript></dd>
    2. <tbody id="8f9kc"><noscript id="8f9kc"><dl id="8f9kc"></dl></noscript></tbody>
      <th id="8f9kc"><track id="8f9kc"></track></th>
    3. <progress id="8f9kc"></progress>
    4. <em id="8f9kc"></em>

      珠海本土網,每日更新最新珠海新聞! 收藏本站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國內經濟 >

      當國家不向世界開放時 城市必須向世界開放

      標簽:全球 城市 經濟 他們 國家  日期:2017-12-04 09:15
      羅馬城邦吞并了地中海世界,為有史以來第一次,他們創造了不同規模和范圍的經濟,水供應,健康和其他服務,芝加哥全球事務協會在全球100個最大經濟體中放置了42個全球城市,與加拿大,倫
      騰訊財經訊 據FT報道,世界上最偉大的城市擁有固有的動態性和多樣性。順理成章地,他們的大門也是為全世界敞開的。那么,如果他們的國家想要將局外人關在大門外時,這些城市應該做出怎樣的回應?更廣泛地說,他們應該如何看待自己對這個世界的責任?

      在自己所著的《城市經濟學》中,已故的簡?雅各布斯(Jane Jacobs)指出,自新石器時代首次被創建以來,城市一直是我們經濟進步的引擎。她令人信服地宣稱,城市甚至發明了農業。

      不過,城市的經濟重要性只是基礎。首批國家似乎是城邦。希臘城邦發明了民主。羅馬城邦吞并了地中海世界。意大利城邦啟動了歐洲文藝復興!俺鞘小、“公民”和“文明”都擁有同樣的拉丁文根源:civis(意為“公民”)和civitas(意為“城邦”)。

      現如今,全球超過半數的人口生活在城市里,人數眾多,為有史以來第一次。全球經濟產出的五分之四來自城市區域。不僅僅是生活在這些城市區域的人比以前多了很多,城市也比以前大了很多。1800年以前,人口達100萬的城市,都是“異類”,F在,這個世界上有91個城市市區內的人口已經超過了300萬,更不用說生活在這些城市周邊地區的人口究竟會有多少了。

      這是個“城市時代”。城市養育了許許多多人,讓人們可以追求自己的夢想。對于個人和企業來說,城市就像是塊磁鐵。就他們所支持的活動、所產生的技能以及所吸引的人口而言,城市是多樣化的。他們創造了不同規模和范圍的經濟。他們形成了復雜的交易網,其中包括與其他城市之間的交易網。需要特別指出的是,他們能夠提供遠比農村或成交地區更加有效率的交通、通信、水供應、污水處理、能源、健康和其他服務。

      雖然城市很重要,但是有些城市遠比其他城市更重要。2011年,麥肯錫全球研究所指出,全球城市區域中僅有600個就創造了全球產出的60%,與此同時容納了全球五分之一的人口。此外,全球前100大城市的產出在全球產出中所占比例高達五分之二,同時接近是所有城市產出的一半。

      芝加哥全球事務協會在全球100個最大經濟體中放置了42個全球城市。東京的經濟——全球最大城市經濟——和紐約的經濟的規模,與加拿大、西班牙和土耳其的經濟規模不相上下。洛杉磯、首爾-仁川、倫敦和巴黎的經濟,要比菲律賓或哥倫比亞的經濟規模還要大。

      當代城市隸屬于國家,其中一些的規模和力量是巨大的。獨立的城邦是極其罕見的:新加坡是當今最值得注意的例子。盡管如此,一些城市區域主宰著所在國家的經濟:首爾和仁川加在一起共創造了韓國國內生產總值的47%;鹿特丹和阿姆斯特丹加在一起創造了荷蘭國內生產總值的40%;東京創造了日本國內生產總值的34%;倫敦創造了英國國內生產總值的32%。

      此類全球城市的內部和外部政治是復雜的。超級富豪和貧窮至極的人經常心神不安地緊密生活在一起。其他城市對這些占據支配地位的城市通常是“羨慕、嫉妒、恨”的態度。倘若占支配地位的城市的種族構成與這個國家的整體種族構成截然不同,那么這種情況就更有可能出現了。

      2007年,倫敦存在30多種語言。根據2011年的統計,37%的人口是在外國出生的。很多人認為,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的結果是該國選民對移民的回應,不過該結果也可能被視為選民投票反對倫敦的文化和構成。在脫歐公投中,倫敦投票支持英國留在歐盟內。不過,投票贊成離開歐盟的英國其他地區也會因為憤怒沖動行事,用傷害自己的方式來復仇:被他們所鄙視的種族多樣性和經濟充滿變化性的倫敦,為這個國家的其他地區創造了龐大的財政轉移。未來,倫敦或許無法再這么做了。

      伴隨著很多國家變得越來越愿意內省,尤其是在西方,他們那些與全球連接在一起的城市必須給出回應。在自己的國家內,他們的領導人必須反對傾向于地方偏狹觀念、憎惡外國人以及貿易保護主義的新興趨勢。此外,他們或許也必須與外國城市銜接。

      除了這些,領導人必須將本國城市變成效率與成功包容的范例。減緩氣候變化的威脅,是最緊迫的挑戰。這可能是為什么很多美國市長會在總統特朗普退出《巴黎氣候協定》后還承諾會實現該協定所設定的排放目標的原因。全球經濟和氣候委員會2016年出版的《新氣候經濟》指出,“未來15年內全球對基礎設施超70%的需求,預計都來自城市地區!蓖ㄟ^為更多緊湊和可持續基礎設施注資來讓城市“改頭換面”,是為世界創造更可持續未來的必要條件。

      那些主管城市的人,不應該只是為贊成更好的未來而辯論;他們必須創建更好的未來。那些管理國家的人,手里握著絕大多數的政策工具。但是,未來是由城市來創造的,所以城市的領導人們應該認真對待這份責任。(米娜)

      更多精彩內容歡迎搜索關注微信公眾號:騰訊財經(financeapp)。

      最近更新
      熱門排行
      推薦閱讀